为这些油服公司供应设备的中小民营公司也未能幸免,主营油田专用设备制造,并且身为国外16家厂商中国服务代理商和分销商的杰瑞股份,去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下滑幅度超过88%,预计全年的净利润下滑幅度也在80%-90%之间
  

用一位卖方分析师的话来说:“行业最坏的时候莫过如此,”

中曼石油的资金布局

除了油田并购,国内的石油企业走出去之后发现,凭借资本的优势,企业可以承揽整个钻井总包业务,相对于之前的分包业务,利润要高得多,当然,公司为此也要投入更多的资金和承担更大的风险,

对于中曼石油而言,这几年随着海外业务的扩张,公司对于经营现金流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不同于在国内的工程项目,公司无法拿这些项目进行抵押贷款,因此这几年来,公司只能通过资产抵押贷款、售后回租等方式进行杠杆融资,以维持公司正常业务开展所需的现金流。
  

当国际油价跌破每桶40美元之后,整个市场的多空情绪更加对立,看空者望而却步,看多者已然跑步进常

“我不知道油价会不会跌到20美元、10美元,我也不知道油价在底部要延续多长时间,但是,我起码知道40美元以下可以投资了。”一位石油行业内人士的看多观点,在眼下的石油行业中还是得到高度认同。

尽管已经有行业分析师认为国际油价最快于2016年就会反转,但是对于那些跑步进场的产业资本而言,他们仍秉持着更大的耐心以挨过这个石油行业的寒冬,此时,他们需要更低的采购成本和运营成本,而这两项成本的背后,往往是更低的财务成本。

已经在A股上市的新潮实业凭借着主板估值优势,募集数十亿元资金赴美收购石油资产;而在主板市场门外,中曼石油等4家油服公司还在守候着IPO,希望能够借助股权融资,以更低的资金成本进军国际市常

A股成现金流弹药库

在2015年底国际原油价格跌破每桶40美元之前,这一价格已经持续了一年半,其时间跨度远远超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可以参照的数据是,去年前三季度,中国石油的主营业务收入同比下滑幅度超过25%,要比2009年不到5%的下滑幅度严重得多。

如此长时间的价格下滑,难以避免地传导至上游油服行业,从目前A股上市公司的情况来看,中海油旗下的两家油服公司去年前三季度利润全部下滑,其中中海油服下滑幅度超过80%,而在香港上市的百勤油服在2014年已经陷入巨亏。

为这些油服公司供应设备的中小民营公司也未能幸免,主营油田专用设备制造,并且身为国外16家厂商中国服务代理商和分销商的杰瑞股份,去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下滑幅度超过88%,预计全年的净利润下滑幅度也在80%-90%之间。

用一位卖方分析师的话来说:“行业最坏的时候莫过如此。”

分布于石油产业链上的众多上市公司在去年的财务报告中,几乎都会引用同一样的一段文字:“全球的石油公司都在减少资本支出,包括减少新项目投入、剥离资产以及减少开支。”

现实往往比财务报告上的文字更加不乐观。对于众多石油公司而言,当石油价格已经跌破桶油成本的时候,那些之前在油价处于高位时加码财务杠杆的石油公司,面临着现金流困境,为了解决融资问题,要么寻求于垃圾债市场,要么出售旗下优质资产。

“油价在100美元的时候,没有人肯轻易买,当油价处在下跌的过程中,更没有人买,只有在油价跌到很低的时候,才有大量的交易活跃起来,所以在油价低于40美元之后,你会看到有  些好资产会卖,而且卖的价格会越来越低。”一位券商能源行业首席研究员认为。

尽管杰瑞股份去年利润大幅下滑,但是公司仍旧拿出3亿元与其他两家公司一同投资设立油气产业投资基金,主要用于投资油气、能源类项目,按照公司的说法,此次资金来源于自有资金,但是公司是在2014年的时候才完成了一次30亿元的定向增发,其中有7亿元用于补充现金流。

A股为这些上市公司提供了足够的“弹药”,以支撑其参与国际市场上的石油资产并购。

2015年11月,新潮实业借助于A股定向增发,以每股元的价格募集22亿元资金收购了位于美国西得克萨斯州的油田资产,这边的交易刚刚完成,那一边上市公司又推出新一轮的20亿元股权融资计划,拟收购同一区域的另一块油田资产。

对于这些所收购来的资产,除了收购成本之外,另外一项就是运营成本,因此,新潮实业在先后两次股权融资当中总计安排了10亿元资金,用于补充标的资产的运营资金,以降低财务成本。

对于这些海外油田资产而言,财务成本占据了极高的比例,因此,谁能够为这些油田引入更廉价的资金,意味着谁将拥有成本优势,“如果谁家的油田可以将成本控制在20美元,那么他将可以‘熬死’世界上80%的油田。”

中曼石油的资金布局

除了油田并购,国内的石油企业走出去之后发现,凭借资本的优势,企业可以承揽整个钻井总包业务,相对于之前的分包业务,利润要高得多,当然,公司为此也要投入更多的资金和承担更大的风险。

不同于中海油服和海油工程这样背靠中海油的大型央企,中曼石油属于典型的民企,其业务完全要靠自身实力,按照国际通行的招投标方式获得,而更强于国内石油开采业务的是,国际石油公司往往在付款周期上要更短一些,对于重资产运营的油服公司来说,可以提高资产利用效率。

过去的4年间,中曼石油来自于海外业务的收入占比从58%提升到了%,特别是得益于2014年在伊拉克拿下的俄罗斯石油天然气公司和马来西亚石油公司的两个石油钻井项目,这些海外业务支撑了公司最近几年业务的持续增长,目前,公司旗下的23台钻机其中有9台在海外。

相比而言,同样在等待IPO的北京派特罗尔油田服务股份公司,由于其业务主要集中于国内的塔里木油田,公司从2014年开始出现主营收入明显下滑,净利润的下滑幅度更是超过了40%,而公司在风险提示中还不排除“上市当年营业利润较上一年度下滑50%以上的风险”。

对于中曼石油而言,这几年随着海外业务的扩张,公  司对于经营现金流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不同于在国内的工程项目,公司无法拿这些项目进行抵押贷款,因此这几年来,公司只能通过资产抵押贷款、售后回租等方式进行杠杆融资,以维持公司正常业务开展所需的现金流。然而,仅靠现有资金滚动还是无法满足业务扩张需求,截止到2014年底,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已经提升到了%,到2015年中期,公司账面上的长期借款和短期借款合计超过3亿元。此时想要投入更多资金用于钻井总包业务,就显得力不从心了。

此次IPO,中曼石油计划募集资金为7亿元,其中5亿元用于钻井总承包能力提升项目,具体而言就是用于钻井设备采购,这些设备未来每年的折旧为4844万元,按照公司的测算,在现有收入规模上实现%的增长率就可以覆盖这些折旧成本,而公司在2014年的主营业务收入增长率在77%左右。

这7亿元上市募集资金仅仅是第一步,一旦打开A股的股权融资通道,意味着中曼石油未来将拥有具有竞争力的融资通道,对比于在境外上市的油服公司,国内A股上市的油服公司仍旧具有较高的估值优势。百勤油服在过去几年的主营业务收入曾数倍于中海油服,但是目前百勤油服在港股的估值仅有8亿元,而中海油服股价虽然已经触及5年来的低位,但市值仍高达520多亿元,动态市盈率超过30倍。
  ”一位石油行业内人士的看多观点,在眼下的石油行业中还是得到高度认同,对于众多石油公司而言,当石油价格已经跌破桶油成本的时候,那些之前在油价处于高位时加码财务杠杆的石油公司,面临着现金流困境,为了解决融资问题,要么寻求于垃圾债市场,要么出售旗下优质资产,”

中曼石油的资金布局

除了油田并购,国内的石油企业走出去之后发现,凭借资本的优势,企业可以承揽整个钻井总包业务,相对于之前的分包业务,利润要高得多,当然,公司为此也要投入更多的资金和承担更大的风险,

相比而言,同样在等待IPO的北京派特罗尔油田服务股份公司,由于其业务主要集中于国内的塔里木油田,公司从2014年开始出现主营收入明显下滑,净利润的下滑幅度更是超过了40%,而公司在风险提示中还不排除“上市当年营业利润较上一年度下滑50%以上的风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